论文网

师范生普通话测试“说话”项分析

更新时间:2020-03-05 19:35:57点击:

师范生普通话测试“说话”项分析

——以芷江师范学校师范生为例

摘 要

普通话表达能力是适应时代需求的必备能力之一。现代社会对每个从业者的普通话表达能力都要较高的要求,对于师范学校的学生而言,良好的普通话表达能力对将来就业择业,实现人际沟通具有重要意义。因此,作为培养教育型人才的师范类学校,理应重视学生普通话表达能力的提高。当前,根据教育部、国家语委的规定,师范生应试者在进行普通话水平测试时达到二级乙等或二级乙等以上为合格。作为普通话水平测试的重点和难点,如何提高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水平是困扰许多师范生的一大难题。本文即是关于师范生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的研究,以两组共40个师范生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实例为研究语料,分析师范生“说话”项扣分情况并进行对比研究,探讨师范生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存在的问题,并就此提出相应对策。 

本文分为四大部分:第一部分,绪论,论述了普通话水平测试及“说话”项的研究缘起与研究意义。采取随机抽样、分析、定性与比较等方法作为本文的研究方法,梳理普通话水平测试相关研究文献为本文的展开奠定理论基础;第二部分,以芷江师范学校为例分析师范生普通话水平测试中“说话”项相关问题,包括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内涵界说与评分设置,芷江师范学校师范生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基本情况;第三部分定性分析了两组师范生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中存在的问题,并辅之以定量对比分析。对“说话”项中存在的语音方面问题进行了分析及对比,包括声母、韵母、声调以及音变方面的问题;第四部分首先就师范生“说话”项中存在的问题提出兼具理论性和实践性的训练策略,包括了解芷江方言特点、“说话”项应试技巧的训练,例如训练模式的转变以及语音方面的规范化训练、身心放松、选题慎重等。

关键词: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师范生



Abstract

Mandarin communication skills is one of the necessary skills to meet the needs of era.Mandarin communication skills for every practitioner in modern society have higher requirements, for normal school students, choosing a good mandarin skills for future employment and realize the interpersonal communication is of great significance.Therefore, as a normal school educational talent cultivation, should attach importance to improve the student's ability of mandarin express.At present, according to the regulation of the ministry of education, of we-media, normal candidates in the putonghua proficiency test achieve level 2 b or level 2 b, such as above for qualified.As the emphasis and difficulty in putonghua proficiency test, how to improve the level of putonghua proficiency test item "speak" is a big problem to many students.This article is about the putonghua level test "speak" in the study, by two sets of a total of 40 "speak" putonghua level test item instance as the corpus and statistical analysis of students "speak" points and comparison research, explore putonghua level test, the problems existing in the item "speak" and to put forward the corresponding countermeasures.

This paper is divided into four most: the first part, introduction, discusses the putonghua proficiency test and "speak" studies of the origin and the research significance.By random sampling, statistical analysis, qualitative and comparative method as the research methods of this article, combing putonghua proficiency test related research literature theory basis for expansion of this article;The second part, zhijiang normal school as an example to analyze "speak" in putonghua level test items related issues, including the putonghua proficiency test "speak" connotation governances score set, zhi jiang's putonghua level test of normal schools "speak" basic situation;The third part of the qualitative analysis of the two groups of putonghua level test problems that exist in the item "speak", and supplemented by quantitative analysis.To "speak" a voice that exist in the aspects of problems are analyzed and compared, including the initials, finals, tone of voice and sound issues;The fourth part first to "speak" students study are put forward according to the existing problems in both theory and practice of training strategy, including understand the characteristics of the zhi jiang dialect, "speak" examination skills training, such as the change of training mode and the standardization of the pronunciation aspect training, relaxation, selected topic carefully.

Key words:Putonghua proficiency test;"Speak" item;Normal





第一章 绪论

1.1 研究缘起与意义

1.1.1研究缘起

普通话水平测试更多意义上是一种口语测试,它不仅测查应试者语言知识的掌握,更测试应试者流利、准确的口语表现能力。普通话水平测试由10分的单音节词、20分的多音节词、30分的朗读以及40分的说话构成,合计总分100分。可见“说话”部分在普通话水平测试中占有相当大的比重,也是普通话水平测试的重点和难点。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难度主要体现在时间仓促、内容言之有物以及规范化。在普通话水平测试中,如何提高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水平是困扰许多师范生的一大难题。

 “说话”项是整个普通话水平测试的重点,所占分值比重为40%,同时,它也是整个测试的难点,这从测试结果“说话”项得分普遍偏低可以窥见一斑。而究其原因则在于“说话”项测试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需要应试者在没有文字、材料的前提下,即兴地将符合题意的相关内容口头表述出来,其测查的是应试者语音标准度、词汇语法规范度、自然流畅度以及时间掌控程度等多方面的情况。与普通话水平测试中其他测试项相比,“说话”项扣分情况更能反映出应试者的普通话水平,“说话”项扣分多少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应试者的普通话水平等级高低,特别是当应试者的水平处于不同等级临界点时,“说话”项至关重要。当前,教育部、国家语委规定师范生普通话水平合格等级为二级甲等或者二级乙等以上。针对此种情况,切实提高师范生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水平、解决部分师范生由于普通话水平不达标而面临的就业危机十分关键,而研究如何提高师范生“说话”水平也就变得更具现实意义。然而,当前关于普通话水平测试的“说话”项的研究主要集中在理论层面,少有实证层面的研究,而关于师范生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的应试实例研究则更为少见。

1.1.2研究意义

芷江师范学校地处湖南中方,原址芷江,是一所老牌师范学校,是“全国职业教育先进单位”、国家级语言文字规范化示范校,设有学前教育、初等教育等诸多师范专业,学院以“为基础教育服务,培养德才兼备人才”的办学宗旨,为湖南及其周边地区培养了大量的师资力量。要成为芷江师范学院的师范类合格毕业生,学生们必须通过普通话水平测试二级乙等以上,然而由于芷江籍学生没有掌握芷江方言的特点和方言学方面的知识,芷江师范学校的学生重考率较高,尤其在“说话”项失分最为严重。本论文主要在对芷江师范学校芷江籍学生进行调研,分析学生“说话”项失分的原因,并思考其解决方法,提出合理的建议,帮助芷江师范学校芷江籍学生提高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得分。

1.2 研究综述

就现在的学术成果而言,主要集中于国内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的研究。现就此对 1994 年普通话测试实施以来水平“说话”项研究成果进行梳理及总结:

第一,从宏观层面对“说话”项进行的研究。杨瑾在其 2008 年的著作《普通话水平测试应试指导》中对“说话”的意义、特点以及在普通话水平测试中的基本要求、常用技巧以及应对策略等内容进行了宏观、整体性阐述。李雅翠 2011 年在《普通话教育研究》一书中详细地探讨了普通话水平测试中“说话”项的内涵以及作用,并对说话训练的基本要求、指导策略进行了具体介绍。龙彩虹 2012 年在《普通话水平测试中“说话”测试的理论意义及现状分析》一文中说明了目前“说话”项的发展状况,深入剖析了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的理论基础。同时也认为持“说话”项测试兼具主观性和客观性。

第二,从评分标准方面对“说话”项进行的研究。就普通话水平测试中“说话”项评分而言,评分员或测试员的评分依据最主要是评判标准,而“说话”项评判标准的全面具体与否以及在评分中的落实程度高低又直接影响着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评判结果是否公正、科学。因此,对“说话”项的评分标准进行研究对于营造公平的测试环境、确保公平的测试结果具有重大意义。田皓2003年在《PSC“说话”评分标准缺失分析》一文中认为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的测评争议较大,《湖南省普通话水平测试评分细则》“说话”项的评分标准存在某些欠妥之处,突出表现在某些概念的界定与阐述、定量控制与定性特征的吻合度及自然流畅要件的制约力等方面。如刘春宁 2004 年在其《普通话测评中“说话”评分评议》一文中探讨了普通话水平测试中对于“说话”项评分的科学性,其指出,“说话”项中需要做到保证效度以及信度,确保应试人员“说话”项扣分情况和实际说话水平相符,这样才能推动普通话测试水平的健康、公正发展。李德龙2014年在《计算机辅助普通话水平测试“命题说话”评分标准的比较与探索》中通过对比分析湖北、安徽、江苏、吉林、陕西、内蒙、广东、广西等八省“评分办法”与《计算机辅助普通话水平测试评分试行办法》,认为各省“评分办法”在细化和调整过程中突显的“定量”取代“定性”、“概念理解不明”等问题致使其“评分办法”一定程度偏离了国家标准,因此只有深入理解标准、确保“性”“量”结合、准确把握概念、认清“说话”性质,方能提高标准科学性,规避评测机械性,提高评测信度和效度。

第三,从“说话”策略方面进行研究。杜宇虹于2006年在《普通话水平测试中“说话”项应试策略研究》一文中述及,应试者在普通话说话测试时,需要做好以下几方面:抓住话题中心,随机应变,明确要求,突出重点。2012年何大海在《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的常见偏误与对策》中指出,应试者在普通话说话中常会出现某些共性的偏误,为此,改进策略可以包括:准确把握说话的特征,加强辅导和培训等。张晓勤和吴术燕于 2013 年在《关于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题的四个“度”》中指出导致应试者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发挥失常的因素非常复杂,包括了情感、心理、生理、环境、内容等各个方面,因此说话策略也需从以上几个方面进行调整。苏濛 2013 年的《普通话水平测试“命题说话”项非语音失误分析与对策研究》一文中认为应试者想要提高“说话”项水平应该更多地从词汇语法、流畅表达等方面入手,不必过多的关注语音标准问题。

第四,从计算机信息技术应用方面对“说话”项进行研究。在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中计算机信息技术的运用越来越频繁,相继出现了一系列相关的研究成果。李宇明 2005 年在《论普通话培训测试手段的现代化(代序)》中指出,对“说话”项测试而言,如果仅应用计算机技术,并不能兼顾“说话”项中涉及的说话技巧等因素,也就不能更好把握测试的效度以及信度。刘巧玲、李素娟、郑尔宁于 2007 年在《用科学系统观分析普通话水平智能测试的几点看法》中认为尽管计算机辅助普通话水平测试是大势所趋,但是在使用计算机进行测试时,仍然会出现许多的问题。这主要是因为计算机缺乏一定的科学系统的思考,一旦测试环节出现问题不能及时纠正,进而会给测试工作带来一定的麻烦与困扰。沈玲蓉2014年在《计算机辅助PSC下“说话”试项问题及教学对策研究》一文中也明确指出了计算机辅助普通话水平测试(简称“PSC”)正在全国部分省市兴起,并将成为信息化社会普通话水平测试的趋势。

第五,对“说话”项测试与普通话教学之间关系进行研究。2003年,周秋原在《普通话水平测试与普通话教学》一文中,比较系统的指出了在普通话说话测试中考生常犯的一些错误,为此,文章认为,在日常的普通话说话教学中,教师和学生分阶段进行:第一阶段:进行简单对话;第二阶段:成段话语的表达训练;第三阶段:综合训练。普通话水平测试并不只是为了测试人员的普通话水平,还是一个反映普通话教学现状的重要途径,通过了解应试人员在测试中存在的缺陷与不足,达到推动普通话教学、研究发展的目标。于洪亚 2010 年在《谈普通话“说话”教学》一文中特别强调了“说话”项在整个普通话水平测试中的重要地位,认为传统普通话教学在课程定位和教学模式上存在不足,并在此基础上提出了以话语训练为中心的教学模式。

第六,从师范生普通话水平发展中说话的角度来进行研究。程肇基(2008)等人在《师范生普通话水平测试项难易程度比较研究》中通过抽样调查,数据比对,科学分析得出结论:师范生在普通话学习和训练当中,说话是难度最高的几项之一,近一半的学生认为说话最难,在实际的考试检测中,也证明说话是失分最多的项目,作者认为之所以出现这种现象,其原因有:“说话项”是对应试人语言准确性和流畅性的综合考察;应试人紧张心理造成了不应有的失分;方言语用习惯的长期影响。随后文章提出了具体的调整策略包括:实现情景互动, 完善测试结构;针对偏误难点, 加大培训力度;培养语用习惯, 丰富心理词典;增加电脑测试, 实施网上评估等。刘银花(1997)的《对普通话水平测试中“说话”问题的分析》,着重分析了师范生普通话水平测试中“说话”存在的一些问题,认为学生当众讲话时应具备良好的心理素质,热情洋溢的风姿,感人肺腑的情感魅力,这样才能提高师范生的“说话”水平。曾芳(2014)在《提高师范专业学生普通话水平的策略》一文中指出,说话对于提高师范生普通话水平有很大影响,具体提高的方法有:在平时要加大口语训练力度,在考试过程中,需加强语法的规范程度,严格控制说话时间,紧扣所给题目等。石圆圆(2015)在《师范生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分析研究》中通过对两组师范生说话水平进行对比研究,详细的阐述了相关问题,文章后指出,师范生普通话说话水平的提高需要不断的训练并提高应试技巧,教师对学生进行普通话训练的时候需要注意训练方法,要体现以人为本的原则,要不断更新训练理念,要创造良好的训练氛围,训练模式要积极开放。说话技巧方面则包括:丢掉思想包袱,克服紧张感;慎重选题,掌握时间节奏;控制语速,字正腔圆;话语流畅,用词得体等。郭百灵(2015)在《从师范生普通话水平测试的朗读和说话题目看普通话教学改革》一文中指出,目前我国师范生在校学生普通话说话水平参差不齐,部分学生对于普通话说话的提升缺乏自信心,因此教师在教学过程中要十分注重对学生普通话说话能力的培养,教师在朗读时需要有感情的、正确的朗读,并对学生进行针对性的说话训练,学生在学习过程中要做到声音洪亮,字正腔圆,掌握说话技巧等。

由此可以看出,1994 年普通话测试实施以来水平“说话”项研究成果取得了一些成绩,但这些研究主要集中在理论层面,对于师范生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的实例分析的研究不多。有鉴于此,本文研究的焦点为芷江师范学院师范生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借助社会语言学的理论,运用随机抽样法、分析法、定性法、比较法等研究方法,随机选取了两个不同年级的师范生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资料,通过对这两个年级的师范生“说话”项扣分情况进行、分析,较芷江藉和非芷江藉产生的成绩差异、芷江藉男女性别产生的成绩差异以及年级不同造成的成绩差异等,并对两个年级师范生“说话”项存在的问题进行探讨,有针对性地提出切实可行的策略,这不但有助于师范类专业学生顺利提高普通话水平测试的等级从而解决部分师范生由于普通话水平不达标面临的就业危机,而且能够起到加强普通话教学、普通话发展的作用。

1.3 研究方法

1.3.1随机抽样法

芷江师范学校中芷江籍学生占大多数,全校全日制在校学生2825名,芷江籍贯的约占二分之一,即1400人左右。对如此多的学生都做调查难度极大,因此我们主要采取抽样调查法,从幼儿教师培训专业、农村小学教师培训专业各随机抽取150名学生进行调查研究。

1.3.2分析法

运用分析方法对芷江师范学院随机选取的芷江籍师范生与非芷江籍师范生,构成两组参数,对两个组师范生“说话”扣分情况、存在问题等方面进行分析。

1.3.3定性法

运用定性法定性分析芷江师范学校随机选取不同年级的两个班师范生,构成两组参数,抽取的两个组师范生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中存在的问题,并辅之以定量对比分析,从而确保结论更为科学。

1.3.4比较法

运用比较法分析芷江师范学校随机选取不同年级的两个班师范生,从芷江籍与非芷江籍、性别差异、年级差异、芷江话与普通话等方面进行比较,从中探讨芷江方言、性别以及年级阶段对普通话测试的影响。


第二章 芷江师范学校师范生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问题分析

2.1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内涵界说和评分设置

我国幅员辽阔,民族众多,这一现实国情决定了普通话比其他少数民族语言更具规范性,普通话的适用范围更广,是各种场合与民族人民进行信息交流的传递工具。我国大力普通话水平测试,其主要目的就是将普通话使用趋于科学化与规范化,国家制定普通话水平测试标准,并依据这一标准实施普通话水平测试工作,这一工作的开展有利于我国文化事业发展和教育工作顺利进行。

2.1.1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内涵界说

语言是人们进行信息传递与情感交流的重要工具,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在语言规范使用方面,测试标准的制定与执行是考察语言流利程度与规范程度的必要步骤,语言专家对此有过科学的解释:“借助某一阶段语言行为的测量,从而 推论出语言使用能力的目标” 语言测试的衡量是根据各类标准对语言被测试者的综合分数进行的评定,分数的浮动处于不同等级水平,但是被测试者的分数如果是在某一浮动范围之内,就可以认定成为某一等级。 普通话水平测试得以顺利进行的保证就是测试依照标准规则进行,测试标准的要求具体,标准明确。具体而言,首先普听话水平测试的等级由三级六等构成,每一级的测试标准清晰明确;其次,普通话水平测试在语音、词汇和语法规则等方面拥有具体的参照标准;再次,普通话测试水平的评定细则清楚,评分标准有据可循;最后,普通话水平测试在测试进行的主要内容、形式演变以及大纲规则等方面也是清晰明确的。普通话水平测试从性质上说是达标测试的一种,也是依照参照标准进行的考试活动,其进行的最大价值是使被试者具备一定的职业标准,特别是对语言方面有更高要求的职业,普通话水平测试为其就业提供了不同等级的普通话水平标准。师范院校学生的普通话水平测试最低要求是达到二级乙等,作为职业资格评测的一种,普通话水平测试具有较高的实用性能。

从测试内容方面看,普通话水平测试的内容包含以下几个方面:单音节与多音节字词测试、朗读项与说话项。单音节字词共计100个,来源为《现代汉语常用字》,本项测试占总分的百分之十;多音节词汇共计100个,占总分的百分之二十;朗读项占总分的百分之三十;说话项占总分的百分之四十。由此可以看出,说话项测试是整个普通话水平测试所占比分最高的项目,具有较高的重要性。说话项测试要求被试者根据测试题目的要求进行连续性说话,时间限制为三分钟,这是普通话测试中的关键环节。众所周知,目前的语言测试活动大多集中于被试者的语言文学程度,往往忽视了被试者的语言表达能力考察,普通话水平测试很大程度上倾向于口头语言的衡量。 被试者在某一特定语言环境中开展语言表达,这是普通话水平测试的重要内容,其中,口头语言表达主要是指将地方语言转化为规范、正确的标准化口语,这种标准化口语涵盖语音发音标准、词汇运用规范、语法使用正确、语言表达流畅等,这与语文综合能力中的听说读写能力的测查是有区别的。说话项测试是普通话水平测试中的重要环节,决定了被试者普通话水平测试的总体成绩,说话项的这一重要功能在各类语言测试中比比可见,例如英语口语测试、大学英语四级或六级口语测试等。在说话项测试难度方面,测试时间有限、测试内容规定性强、测试标准严格等都是被试者将会遇到的难点,很多被试者或者将注意力集中于语言表达准确,或者说话内容过于空洞,或者说话内容丰富而忽视了表达准确等等,因此如何做到语言测试的准确与规范、表达内容具体之间的平衡,是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考察的重点,也高度集中了语言被试者的综合语言表达能力,全面体现语言被试者口语能力。 由此可见,在普通话水平测试中加入说话项的测查,不但能够准确掌握被试者的普通话水平与表达能力,而且能够健全我国普通话普及教学结构,说话项的设置能够有效完善普通话教学系统,通过普通话水平测试的评估进而改善普通话教学形式与方法,提高普通话学习者的学习效率。

2.1.2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评分设置

普通话水平测试的主要功能之一是考察被试者对于普通话使用的规范程度、熟练运用能力,说话项在普通话水平测试中也依照这一标准进行。《普通话水平测试纲要》规定说话项测试内容包含以下几个方面:语音准确度、词汇规范度、语法规范度、语言表达流畅度以及时间掌握等。

首先,在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的评测方式方面,目前的说话项测试办法主要使用的是间接化测试形式,这主要是指普通话水平测试的被试者在计算机之前进行说话项表达,计算机根据被试者对于测试题目回答内容的记录,传达给测试评审人员,评审人员依据被试者说话项的语言记录予以评分。这种间接化测试形式的好处在于测试评审人员的需要量小,语言测查速度快;不足之处在于测试过程中出现的问题无法在短时间内 通过被试者与评审人员之间的有效协商予以解决,例如回答问题不清楚、题目要求掌握不准确等。普通话水平测试进行说话项的考察主要使用的是单向对话形式,被试者需要对给定的题目进行选择,通常是二选一,说话项测试时间一般规定为三分钟。说话项测试形式类似于语言测试中常出现的口头作文形式,主要通过被试者对于语言组织与表达的驾驭体现其语言能力的运用。

其次,在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的评分标准方面,为了保证说话项的测试评定具有较强的准确性与公平性,保证测试结果的真实性,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测试应具备科学、全面、合理的评判标准,只有这样才能最大程度保护被试者的公正权益,减少被试者对于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测试结果的质疑。笔者通过深入调查并分析发现,目前普通话水平测试中的说话项测试判定标准主要是从以下三方面设定:测试人员针对被试者的语音进行考察、针对被试者词汇和与语法运用进行考察、针对被试者语言表达流畅性进行考察。这三大方面的语言水平考察角度能够从不同角度发现语言被试者的能力水平,对被试者的语言掌握与运用情况作出全面而科学的评价。普通话水平测试中的说话项考察评分设置共分为三大评分标准,具体而言,被试者的语言流畅与自然程度测试分值为5分,这是分值所占比例较小的部分;被试者的词汇使用规范和语法运用准确测试分值为10分,占据分值比例的第二;被试者说话项测试过程语音发音标准程度测试分值为25分,占据分值比例第一。从这一测试评分标准中可以看到,语音准确程度在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中的地位较高,分值较大。但是语音标准在普通话水平测试中较容易引发分歧,语音标准的评定受到评分人员对于语音主观理解的影响,某种程度上存在不确定性。

为了将普通话水平测试评分标准受到被试者质疑的程度降到最低,我国制定普通话水平测试标准细则时采用定性分析与定量分析相结合的办法。其中,定性分析主要指依照地方语言语音的有无,或地方语言语音的程度对被试者的语音进行科学划分;定量分析主要指依靠数据与分析对被试者语言测试过程中出现的语音、词汇、语法等错误的数量进行评价。《普通话水平测试纲要》把语音的评分标准分为6档,1档是语音标准,被试者出现语音问题的状况较少,评分人员可以选择扣除被试者0至2分,其中以0.5分为一小档;2档是语音错误在测试过程中出现10次以内,地方语言语音标志不明显,这种情况下扣除被试者3至4分;3档是被试者语音测试过程中语音错误出现10次以内,地方语言语音明显,或者语音错误出现10次至15次,地方语言语音不明显,以上两种情况下被试者被扣除的分数在5至6分范围内;4档是被试者语音错误出现10次至15次,地方语言语音较为明显,评分人员扣除被试者7分至8分;5档是被试者语音错误出现15次及以上,地方语言语音明显,评分人员扣除被试者分数在9分至11分范围内;6档是被试者语音错误数量众多,地方语言语音极为明显,评分人员扣除被试者12分至14分范围内。《普通话水平测试纲要》把词汇语法使用规范的评分标准分为3档,这一测试在整个说话项测试中占10分比重,1档是被试者的词汇和语法使用较为规范,没有扣分情况;2档是被试者的语法词汇使用不规范,评分人员扣除被试者1分至2分;3档是被试者经常出现词汇和语法使用不规范情况,评分人员扣除被试者3分至4分。值得注意的是,《纲要》中出现的“不规范状况”“偶尔”“经常”出现等词语具有模糊性,评分人员在实际工作过程中需要根据具体情况进行主观认定,这就很难保证测试结果的绝对全面与科学,这一问题应该引起相关专家学者进行进一步研究探讨。《普通话水平测试纲要》把语言流畅测试的评分标准分为3档,总分值是5分。其中1档是被试者语言流畅自然,在测试过程中没有出现流畅性错误,不扣除分数;2档是被试者语言表达比较流畅自然,但是口语化程度低,类似背诵稿件,语言表达不自然,评分人员扣除被试者0.5分至1分;3档是被试者语言表达连贯性较差,语言生硬艰涩,评分人员扣除被试者2分至3分。在以上三大评分标准外,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评分标准还有一项,就是被试者对于测试时间的自我掌握程度,具体来说是,被试者的说话测试时间不够3分钟,评分人员酌情减分,缺时1分钟之内,扣除1至3分;缺时1分钟以上的被试者则会获得4分至6分的扣除结果;被试者说话测试时间不足30秒,则测试结果为0分。


2.2 芷江师范学校师范生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情况

2.2.1芷江师范学校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情况说明

作为语言水平类测试,普通话水平测试针对特殊社会群体的技能水平予以专业化甄别,具有规模大、覆盖面广以及参与程度高等显著特征。尤其是我国出台的《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使普通话水平测试的顺利实行拥有了坚实的法律依据和保障,我国普通话工作的开展进一步得到深化。历经多年普通话与扩大,普通话水平测试逐渐形成了良好的社会口碑,社会影响力逐年上升,参与普通话水平测试的被试者逐渐扩展到了专业人才、社会公职部门、社会服务领域等。

笔者选取芷江师范学校普通话测试站普通话被试者40名作为本次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研究对象,其中普通话等级是三级甲等被试者20名,二级乙等被试者20名,以被试者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作为本次语言分析材料。被试者的年龄跨度为20岁至26岁,男女比例均衡,身体健康,具体情况如下表所示:

表1.三级甲等被试者基本情况

编号性别出生年月专业考试时间成绩等级

011992.4语文2017.6.1777.2分三级甲等

021995.1语文2017.6.1773.3分三级甲等

031994.8英语2017.6.1774分三级甲等

041993.5数学2017.6.1078.4分三级甲等

051995.1油画2017.6.1078.1分三级甲等

061993.12体育2017.6.1778.2分三级甲等

071995.2语文2017.6.1778.5分三级甲等

081994.3数学2017.6.1778.6分三级甲等

091994.6数学2017.6.1077.5分三级甲等

101995.9英语2017.6.1077.9分三级甲等

111993.4英语2017.6.1075.8分三级甲等

121995.11语文2017.6.1076.2分三级甲等

131993.4数学2017.6.1778.1分三级甲等

141994.7体育2017.6.1778.5分三级甲等

151993.9体育2017.6.1776.4分三级甲等

161993.8油画2017.6.1076.2分三级甲等

171994.10油画2017.6.1077.9分三级甲等

181995.10体育2017.6.1077分三级甲等

191994.4英语2017.6.1778分三级甲等

201995.5数学2017.6.1775.5分三级甲等


上表所示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被试者20名,男生10人,女生10人,被试者专业分别为语文、数学、英语、体育、油画五大师范类专业,考试时间为2017年6月,20例被试样本符合随机抽取条件。


表2.二级乙等被试者基本情况

编号性别出生年月专业考试时间成绩等级

011995.4数学2017.6.1085.3分二级乙等

021994.1数学2017.6.1083.5分二级乙等

031993.8语文2017.6.1784分二级乙等

041995.5英语2017.6.1788.1分二级甲等

051994.1油画2017.6.1088.5分二级甲等

061995.12体育2017.6.1082.2分二级乙等

071993.2数学2017.6.1784.5分二级乙等

081994.3语文2017.6.1788.6分二级甲等

091996.6英语2017.6.1783.5分二级乙等

101994.9油画2017.6.1789分二级甲等

111993.7英语2017.6.1085.8分二级乙等

121995.2数学2017.6.1086.2分二级乙等

131994.4数学2017.6.1788.1分二级甲等

141995.7英语2017.6.1083.5分二级乙等

151994.9体育2017.6.1086.4分二级乙等

161994.8油画2017.6.1785.2分二级乙等

171993.10体育2017.6.1787.9分二级甲等

181993.10体育2017.6.1784分二级乙等

191993.4语文2017.6.1090分二级甲等

201994.5英语2017.6.1085.5分二级乙等


上表所示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被试者20名,男生10人,女生10人,被试者专业分别为语文、数学、英语、体育、油画五大师范类专业,考试时间为2017年6月,20例被试样本符合随机抽取条件。

以上两表中被试者考试等级分别为三级甲等、二级乙等、二级甲等,被试均为芷江师范学校在校学生,都先后接受了师范学校普通话水平测试训练,取样具有可比性。


2.2.2芷江师范学校师范生扣分比较

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主要考察被试者的普通话使用情况,在实际环境中对于普通话运用的标准程度、语音准确度、词汇语法运用规范程度、语言表达自然流畅程度、说话时间把握等方面,评分人员参照考察标准的设定,对被试者的说话项测试结果进行扣分并进行,了解被试者说话项测试完成状况,以此为评分基础找出被试者说话项中存在的主要问题。具体如下所示,下表分别出示了20例三级甲等、20例二级乙等和二级甲等被试者的说话项测试扣分情况:

表3.三级甲等被试者说话项扣分

编号

评分人员1

(扣分情况)评分人员2

(扣分情况)总计

语音标准词汇语法自然流畅缺时总扣分语音标准词汇语法自然流畅缺时总扣分

1我的愿望88888

2我喜爱的职业88888

3我喜爱的动物8198199

4我喜欢的节日8198199

5我和体育7760.56.56.7

6我的假日生活60.56.5776.7

7我喜欢的季节60.56.5776.7

8我的购物77666.5

9童年记忆80.58.5777.7

10我喜欢的季节70.57.56177.2

11我的愿望99667.5

12我喜爱的职业60.56.5776.7

13我尊敬的人6397299

14关于美食7187188

15难忘的旅行77777

16我和体育77777

17我的成长66666

18关于风俗887188

19我的假日生活7760.56.56.7

20我喜欢的季节9312761312.5


由上表数据可以看出,20名三级甲等被试者在语音准确、词汇语法、自然流畅、缺时等方面测查项目中,由于语音方面问题导致扣分的状况比较严重,由于词汇语法、自然流畅以及缺时等方面导致扣分的状况相对较少,有个别被试者因为缺时或者语言表达不够自然流畅导致扣分。


表4.二级乙等被试者说话项扣分


编号

评分人员1

(扣分情况)评分人员2

(扣分情况)总计

语音标准词汇语法自然流畅缺时总扣分语音标准词汇语法自然流畅缺时总扣分

1我喜爱的职业777.57.57.2

2我喜爱的动物66666

3我的愿望55555

4我的家乡77777

5我和体育55665.5

6我的假日生活8870.57.57.7

7我喜欢的季节77777

8我的家乡66555.5

9童年记忆77777

10我喜欢的职业77777

11我的家人77777

12难忘的旅行88888

13我尊敬的人66666

14关于风俗77777

15难忘的旅行77777

16我尊敬的人77777

17我的成长66666

18童年记忆66776.5

19我的朋友88888

20我的业余爱好66666


由上表数据可以看出,20名二级乙等被试者在语音准确、词汇语法、自然流畅、缺时等方面测查项目中, 总体扣分情况有了极大缓解,主要扣分原因集中在语音方面问题,由于词汇语法、自然流畅等方面导致扣分的状况更少,没有出现被试者因为缺时导致扣分的情况。


第三章 芷江师范学校师范生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存在的问题与原因

3.1师范生“说话”项语音方面的问题

在普通话水平测试过程中,语音是贯穿始终的重要考察项目,语音的准确与否将会直接关系到被试者普通话水平测试成绩。在普通话水平测试的各个考察标准中,由于语音方面问题造成的扣分情况最多,由此可见,对于师范生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中语音方面问题进行分析研究具有较强的必要性与重要性。下表详细了三级甲等和二级乙等普通话水平测试被试者的语音方面扣分情况:

表5.三级甲等被试者语音方面扣分

语音准确程度归档

1档(0-2)2档(3-4)3档(5-6)4档(7-8)5档(9-11)6档(12-14)

人数0051500

比例0025%75%00



表6.二级乙等被试者语音方面扣分

语音准确程度归档

1档(0-2)2档(3-4)3档(5-6)4档(7-8)5档(9-11)6档(12-14)

人数0071300

比例0035%65%00


根据上表所的数据可以看到,20名三级甲等被试者在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中的语音扣分主要分布在3档和4档,其中3档占总数的25%,4档占总数的75%;20名二级乙等被试者在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中的语音扣分主要分布也是集中在3档和4档,其中3档占总数的65%,4档占总数的35%。通过这一数据表格可见,在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语音方面,二级乙等被试者的3档人数远远超过4档人数,二级乙等被试者的普通话水平语音方面更优于三级甲等被试者,这一数据充分表现出说话项的成绩对于普通话水平测试总成绩具有重要决定作用。

3.1.1声母方面

在普通话水平测试的说话项考察过程中,声母发音的错误是普通话水平测试失分的主要原因,众多被试者在说话项中的声母发音发生了一定程度失误或错误,最终造成说话项考察结果不佳,笔者针对三级甲等和二级乙等普通话水平的师范生声母发音状况进行和分析。笔者听取被试者的普通话水平测试录音,其声母发音的各种失误情况,具体如下表所示:

表7.三级甲等被试者声母发音状况

编号题目声母发音情况

平翘舌音不分鼻音边音不分r的偏误f\h不分

1我的愿望s\sh:“师”5次;“时”“四”“识”“实”“事”各1次

z\zh:“做”3次;“长”“这”“最”“知”“值”“中”“智”“职”各1次“那”3次

“能”2次

“年”1次r\l:“人”2次;“而”“如”“能”各1次“挥”“回”各1次

2我喜爱的职业s\sh:“水”2次;“色”“神圣”“是”各1次

z\zh:“这”2次;“着”“站”“字”“专”“尊”各1次

c\ch:“常”5次;“成”1次r\l:“如”2次;“热”“认”各1次

3我喜爱的动物s\sh:“闪”2次;“是”1次

z\zh:“最”“找”“真”“姿”各1次“鸟”3次;“能”1次r\l:“然”1次

4我喜欢的节日s\sh:“生”“十”各1次

z\zh:“子”2次;“重”“着”各1次

c\ch:“春”“初”各1次r\l:“日”“隆”各1次

5我和体育s\sh:“所”1次

z\zh:“这”“最”各1次

c\ch:“从”2次;“曾”“础”“常”各1次r\l:“热”2次;“入”1次

6我的假日生活s\sh:“生”2次;“少”“社”“上”“试”“事”“神”各1次

z\zh:“最”“之”“招”各1次

c\ch:“车”2次;“从”“常”“充”“成”各1次“暖”“了”各1次r\l:“让”“日”各2次;“饶”“人”各1次

7我喜欢的季节s\sh:“潮”“是”“湿”“受”各2次;

z\zh:“怎”“自”各1次“嫩”“能”各1次r\l:“人”“暖”各4次;“热”3次;“然”2次;“让”“认”各1次

8我的购物s\sh:“上”2次;“商”“受”“少”各1次

z\zh:“总”“自”“着”各1次

c\ch:“次”1次r\l:“人”“篮”各1次

9童年记忆s\sh:“水”7次;“是”6次;“所”“事”各3次;“说”“时”各2次;“在”“身”“手”“充”各1次

z\zh:“抓”“着”各1次;“摘”“致”“自”“这”“知”各1次“那”“六”各1次r\l:“让”“人”2次;“然”1次

10我喜欢的季节s\sh:“十”1次

z\zh:“做”“这”各1次“来”2次r\l:“然”“人”各3次;“让”1次“欢”1次

11我的愿望s\sh:“是”5次;“使”“时”“事”各1次

z\zh:“座”3次;“持”“哲”“最”“只”“智”“重”“折”“职”各1次

12我喜爱的职业s\sh:“赏”“上”“数”各1次

z\zh:“尊”3次;“着”2次;“执”1次

c\ch:“次”3次;“触”1次r\l:“如”2次;“热”“认”各1次

13我尊敬的人s\sh:“是”2次;“伤”“瘦”“烧”各1次

z\zh:“宗”“资”“着”各1次

c\ch:“次”“词”1次

14关于美食s\sh:“食”5次;“上”“时”各1次

z\zh:“只”“这”“真”各1次

c\ch:“成”“城”“村”各1次r\l:“肉”“软”各1次

15难忘的旅行s\sh:“闪”“蛇”各2次

z\zh:“准”“住”各2次

c\ch:“床”“窗”各1次“那”6次;

“难”4次r\l:“柔”“软”各1次

16我和体育s\sh:“锁”1次

z\zh:“这”“最”“找”各2次

c\ch:“从”1次;“蹭”“础”“唱”各1次“囊”1次

17我的成长s\sh:“是”1次;“上”“收”“稍”各1次

z\zh:“总”“字”“着”各1次

c\ch:“词”“辞”1次r\l:“人”“热”各1次

18关于风俗s\sh:“是”2次;“商”“手”“受”各1次

z\zh:“纵”“紫”“遮”各1次

c\ch:“刺”“瓷”1次

19我的假日生活s\sh:“身”2次;“绍”“蛇”“赏”“事”“使”“深”各1次

z\zh:“嘴”“指”“照”各1次

c\ch:“扯”2次;“葱”“长”“重”“城”各1次

20我喜欢的季节s\sh:“甚”“沉”2次;“哨”“式”“事”各1次

z\zh:“最”“找”各2次

c\ch:“彻”2次;“聪”“照”“虫”“城”各1次r\l:“热”3次


通过上表的数据可以看出,20名三级甲等师范生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中声母发音出现错误较多集中在平翘舌音方面,r的误读现象也相对较多,而鼻音边音方面的发音状况良好。

为了更加全面细致地掌握师范生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中的声母发音状况,笔者又对20名二级乙等师范生被试者的测试录音进行记录,具体情况如下所示:

表8.二级乙等被试者声母发音状况

编号题目声母发音情况

平翘舌音不分鼻音边音不分r的偏误f\h不分

1我喜爱的职业z\zh:“职”1次

2我喜爱的动物s\sh:“锁”“虽”各1次;

z\zh:“最”“在”“怎”“择”各1次

c\ch:“常”5次;“成”1次

3我的愿望s\sh:“岁”2次;“是”1次

z\zh:“做”1次r\l:“人”1次

4我的家乡s\sh:“山”1次

z\zh:“中”2次;“重”1次

c\ch:“春”1次“里”“那”3次;“努”“力”各2次

5我和体育“领”“龄”“力”各1次

6我的假日生活s\sh:“收”1次

z\zh:“中”“周”“这”各1次

c\ch:“场”2次;“出”“除”各1次

7我喜欢的季节r\l:“绿”“乐”“远”各1次

8我的家乡r\l:“肉”“如”各1次

9童年记忆s\sh:“色”“是”“酸”“岁”各1次

z\zh:“做”2次;“站”“在”“最”各1次;

c\ch:“才”“常”“次”各1次

10我喜欢的职业s\sh:“十”“商”“数”各1次

z\zh:“做”“周”各1次

c\ch:“唱”3次;“超”1次r\l:“人”2次;“然”1次

11我的家人r\l:“人”2次

12难忘的旅行s\sh:“所”“苏”各1次

z\zh:“追”2次;“主”2次;“在”1次

c\ch:“常”2次;“才”1次r\l:“如”2“让”“人”各1次

13我尊敬的人s\sh:“三”2次;“书”“所”“熟”各1次

z\zh:“这”“着”各1次

c\ch:“词”1次r\l:“人”“壤”各1次

14关于风俗s\sh:“四”2次;“赏”“生”各1次

z\zh:“只”1次

c\ch:“沉”1次r\l:“人”“乳”各1次

15难忘的旅行s\sh:“沙”“书”各2次

z\zh:“住”“准”各2次

c\ch:“闯”“船”各1次r\l:“揉”1次

16我尊敬的人s\sh:“是”2次

z\zh:“着”“至”“找”各2次

17我的成长r\l:“人”“壤”各2次

18童年记忆s\sh:“擅”2次;“是”“受”“说”各1次

z\zh:“重”1次

c\ch:“磁”“次”各1次

19我的朋友s\sh:“社”2次;“舍”“射”“伤”“事”各1次

z\zh:“最”“只”“找”各1次

c\ch:“车”2次;“从”“长”“众”“撑”各1次r\l:“热”2次;“人”1次

20我的业余爱好s\sh:“晨”“趁”2次;“少”“是”“事”各1次

z\zh:“追”“照”各2次

c\ch:“车”2次;“从”“着”“充”各1次r\l:“热”3次;“让”1次


通过上表的数据可以看出,20名二级乙等师范生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中声母发音出现错误较多集中区也是在于平翘舌音方面,r的误读现象也相对较少,而鼻音边音方面的发音状况比三级甲等被试者的成绩要好了很多。

笔者不仅将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中被试者声母发音出现错误的次数进行了,而且将声母发音出现错误的人数进行与比较,具体如下所示:


表9.说话项声母错误人数对比

       等级

类型三级甲等二级乙等

人数比例人数比例

平翘舌音不分20100%1680%

鼻音边音不分840%210%

r的偏误1575%1260%

f\h不分210%00%


通过上表显示的数据可以看到,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中声母发音方面,三级甲等被试者全部具有平翘舌音不分的问题,40%的被试者存在鼻音边音不分问题,高达75%的被试者对于r的发音存在偏误,10%的被试者存在f\h不分的问题;二级乙等被试者在平翘舌音方面有所改善,80%的人具有这一问题,仅有10%的被试者具有鼻音边音不分的问题,这比二级甲等被试者的人数减少了20%,在r的发音方面,有60%被试者出现偏误,比例较三级甲等被试者降低了15%,没有f\h不分的被试者。

综上所述,师范生被试者中大部分学生存在平翘舌音发音混淆的问题,造成部分字、词语的语音不准确现象,导致扣分。例如翘舌音zh\ch\sh,较多师范生被试者将其读作平舌音z\c\s,特别是三级甲等被试者这种现象较为严重;还有一些师范生被试者混淆鼻音和边音,将n与l搞混,在个别字词的发音中出现错误。


3.1.2韵母方面

在普通话水平测试的说话项考察过程中,韵母发音的错误也是普通话水平测试失分的一大根源,部分被试者在说话项中的韵母发音发生了一定程度失误或错误,最终也会造成起说话项考察结果不佳,笔者针对三级甲等和二级乙等普通话水平的师范生韵母发音状况进行和分析。笔者听取被试者的普通话水平测试录音,其韵母发音的各种失误情况,具体如下表所示:


表10.三级甲等被试者韵母发音状况

编号题目韵母发音情况

前后鼻韵母不分卷舌韵母er韵母eü\i不分其他

1我的愿望en\eng:“生”4次;“名”“升”各2次;“圣”“本”各1次

on\ong:“中”1次

an\ang:“方”“让”各1次“于”1次

2我喜爱的职业en\eng:“生”“成”“剩”“真”各1次

an\ang:“常”3次;“想”“向”“讲”“幻”各1次

in\ing:“型”“信”各1次“学”2次

3我喜爱的动物en\eng:“正”1次

an\ang:“欢”“晚”“闪”“环”各1次“而”“二”各1次“群”1次

4我喜欢的节日en\eng:“整”3次;“更”“生”“人”各1次an\ang:“上”1次

in\ing:“经”“净”各1次“节”4次“聚”“具”各1次丢失韵头u:“团”1次

5我和体育en\eng:“更”“应”“生”“争”各1次

in\ing:“型”“行”各1次

“耳”1次

6我的假日生活en\eng:“成”3次;“身”“神”各1次

an\ang:“忙”“防”“样”各1次

in\ing:“情”2次;“兴”“瓶”各1次“而”“耳”各1次“很”1次,“人”1次“训”“语”各2次;“圆”1次“人”1次

7我喜欢的季节en\eng:“冷”“更”各2次;

an\ang:“胖”“旁”“往”“盎”各1次

8我的购物en\eng:“能”“生”“乘”各2次;

an\ang:“常”“长”“场”各1次

9童年记忆in\ing:“领”“令”“境”“行”“停”各1次次

en\eng:“争”“正”各1次

10我喜欢的季节in\ing:“情”“名”“命”“行”各1次

en\eng:“冷”“正”各1次“跟”1次“去”3次;“鱼”2次

11我的愿望en\eng:“省”3次;“鸣”“声”各2次;“省”“盛”各1次

on\ong:“重”“众”各1次

an\ang:“防”“房”各1次“学”1次

12我喜爱的职业en\eng:“胜”“生”各3次;“命”“鸣”各1次;on\ong:“重”“众”各1次

an\ang:“访”“嚷”各1次“么”1次“全”1次

13我尊敬的人en\eng:“生”“城”“等”各1次;

an\ang:“浪”“朗”各1次“而”1次

14关于美食en\eng:“人”“认”“任”各1次

on\ong:“中”1次

an\ang:“广”“光”各1次“购”1次

15难忘的旅行en\eng:“忍”“人”“任”各1次

on\ong:“众”1次

an\ang:“广”“逛”各1次“学”1次

16我和体育en\eng:“正”“筝”“任”各1次

in\ing:“名”1次

an\ang:“按”“暗”各1次“而”1次“沟”2次

17我的成长en\eng:“成”“争”“场”各1次

in\ing:“情”“姓”各1次

an\ang:“安”“岸”各1次“而”“耳”各1次

18关于风俗en\eng:“筝”“人”各1次

in\ing:“亲”“琴”各1次

an\ang:“昂”“盎”各1次“二”2次“续”2次

19我的假日生活en\eng:“生”“声”“身”各1次

in\ing:“净”1次

an\ang:“安”“鞍”各1次“而”1次“觉”1次“队”2次

20我喜欢的季节en\eng:“生”“声”“绳”各1次

in\ing:“兴”“性”各1次

an\ang:“案”“漫”“强”各1次“二”2次“节”1次“准”2次


通过上表的数据可以看出,20名三级甲等师范生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中韵母发音出现错误较多集中在前鼻韵尾与后鼻韵尾混淆方面,卷舌韵母的误读情况也比较多,单韵母e的误读占据一定比例,此外,还存在撮口呼韵母与其他韵母的发音不准确的现象。

为了更加全面细致地掌握师范生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中的韵母发音状况,笔者又对20名二级乙等师范生被试者的测试录音进行记录,具体情况如下所示:


表11.二级乙等被试者韵母发音状况

编号题目韵母发音情况

前后鼻韵母不分卷舌韵母er韵母eü\i不分其他

1我喜爱的职业in\ing:“应”“影”“灵”各1次

an\ang:“放”1次“们”2次;“很”1次

2我喜爱的动物en\eng:“更”“真”各1次

in\ing:“名”“情”各1次

3我的愿望en\eng:“省”1次

an\ang:“环”“晚”各1次“而”“二”各1次

4我的家乡en\eng:“人”2次;

an\ang:“上”2次

in\ing:“京”“精”各1次“而”1次“很”1次

5我和体育en\eng:“应”“生”“整”各1次

in\ing:“应”“行”各1次

“二”1次

6我的假日生活in\ing:“性”“行”2次;“行”1次丢失韵头u:“罗”1次

7我喜欢的季节en\eng:“生”“更”各1次;

an\ang:“旁”“往”各1次

8我的家乡en\eng:“朋”“省”“乘”各1次;

an\ang:“常”“长”各1次“鱼”1次

9童年记忆in\ing:“林”“另”“镜”各1次次

en\eng:“真”“正”各1次

10我喜欢的职业in\ing:“型”“明”各1次

en\eng:“鹏”“正”各1次

11我的家人en\eng:“胜”2次;“命”“声”各1次;

on\ong:“冲”“种”各1次

an\ang:“翻”“强”各1次“学”1次

12难忘的旅行en\eng:“生”1次;

on\ong:“重”1次

an\ang:“防”1次“很”1次

13我尊敬的人en\eng:“甚”“呈”“灯”各1次;

an\ang:“郎”1次“而”1次

14关于风俗en\eng:“忍”“仁”各1次

on\ong:“虫”1次

an\ang:“逛”1次“圆”1次“困”1次

15难忘的旅行en\eng:“城”“省”各1次

on\ong:“众”2次

an\ang:“广”“矿”各1次“学”2次

16我尊敬的人en\eng:“整”“正”各1次

in\ing:“鸣”2次

an\ang:“鞍”1次“而”1次

17我的成长en\eng:“乘”“长”“场”各1次

in\ing:“倾”“姓”各1次

an\ang:“按”1次“耳”1次

18童年记忆en\eng:“整”“人”各1次

in\ing:“情”1次

an\ang:“肮”1次“二”1次

19我的朋友en\eng:“身”1次

in\ing:“净”1次

an\ang:“安”“鞍”各1次“们”1次“籁”1次

20我的业余爱好en\eng:“挣”“声”“乘”各1次

in\ing:“轻”1次

an\ang:“墙”“莽”各1次“二”1次


通过上表的数据可以看出,20名二级乙等师范生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中韵母发音出现错误较多仍然集中在前鼻韵尾与后鼻韵尾混淆方面,但相较于三级甲等被试者的致错次数已经明显减少;卷舌韵母的误读情况也有所减少,单韵母e的误读所占比例更小,此外,撮口呼韵母与其他韵母的发音方面,二级乙等师范生被试者出现错误的人数更少。

笔者不仅将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中被试者韵母发音出现错误的次数进行了,而且将韵母发音出现错误的人数进行与比较,具体如下所示:


表12.说话项韵母错误人数对比

       等级

类型三级甲等二级乙等

人数比例人数比例

前后鼻韵尾不分20100%20100%

卷舌韵母音错误945%840%

单韵母e的偏误735%630%

撮口呼韵母偏误945%210%

其他韵母偏误630%315%


通过上表显示的数据可以看到,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中韵母发音方面,三级甲等被试者全部具有前后鼻韵尾不分的问题,45%的被试者存在卷舌韵母音发音错误的问题,高达35%的被试者对于单韵母e的发音存在偏误,45%的被试者存在撮口呼韵母偏误的问题,另有30%的被试者其他韵母发音存在偏误;二级乙等被试者在前后鼻韵尾方面同样存在较大问题,100%的人具有这一问题,40%的被试者存在卷舌韵母音发音错误的问题,这相较于三级甲等被试者有了一定下降,有30%的被试者具有单韵母e发音偏误的问题,这比三级甲等被试者的人数减少了5%,在撮口呼韵母发音方面,有10%被试者出现偏误,比例较三级甲等被试者降低了35%,另有15%被试者存在其他韵母发音偏误问题。

综上所述,师范生被试者中大部分学生存在前后鼻韵尾发音混淆的问题,造成部分字、词语的语音不准确现象,导致扣分。例如前鼻韵尾an\en\in,较多师范生被试者将其读作后鼻韵尾音ang\eng\ing,特别是三级甲等被试者这种现象较为严重;还有一些师范生被试者错读单韵母e、撮口呼韵母等,在个别字词的发音中出现错误。



3.1.3声调、音变方面的比较 

通过上节师范生普通话说话项中声母和韵母发音错误的与分析,我们可以看到声母与韵母发音错误已经构成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中失分的主要项目,值得注意的是,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中声调与音变方面也一定程度影响了被试者说话项测试水平。

笔者针对三级甲等和二级乙等普通话水平的师范生声调、音变状况进行和分析,听取被试者的普通话水平测试录音,其声调、音变的各种失误情况,具体如下表所示:

表13.三级甲等被试者声调、音变状况

编号题目声调、音变错误

声调错误(含变调)轻声音节错误儿化错误

1我的愿望“当宇航员”中“当”阴平误读作去声2次“知识”“休息”“事情”各1次

2我喜爱的职业“教师”中的“师”调值不到位3次“他们”2次,“我们”1次“哪儿”2次,“这儿”1次

3我喜爱的动物“动物”重次轻格式错误2次,“动作”重次轻格式错误1次,“速度”重次轻格式1次“喜欢”4次,“它们”2次,“休息”1次

4我喜欢的节日“尽量”中“尽”上声误读作去声2次,“团圆节”中的“圆”阳平误读作阴平1次“衣服”“轿子”各1次“年三十儿”2次

5我和体育“因为”中“为”去声误读作阳平2次

6我的假日生活“因为”中“为”去声误读作阳平1次,“行囊”中“囊”阳平误读作阴平1次“衣服”“孩子”各1次

7我喜欢的季节“因为”中“为”去声误读作阳平1次,“一天”变调成去声1次“明白吗”1次“旁边儿”1次

8我的购物“东西”“吩咐”各1次,“逛一逛”中“一”1次

9童年记忆“愿望”重次轻格式错误2次“她们”2次,“爸爸”“知识”各1次“玩儿”“这儿”各1次

10我喜欢的季节“冬天”重次轻格式错误3次“一会儿”2次

11我的愿望“我们”“地方”各2次“这儿”“那儿”各1次

12我喜爱的职业“教师”中“师”调值不到位3次

13我尊敬的人“因为”中“为”去声误读作阳平2次“爸爸”2次,“什么”“明白”各1次

14关于美食“因为”中“为”去声误读作阳平3次,“成绩”重次轻格式错误1次“大年三十儿”2次

15难忘的旅行“地方”“东西”“房子”各2次“玩儿”2次

16我和体育“运动”重次轻格式错误2次,“气氛”中“氛”阴平误读作去声1次“说说”2次

17我的成长“挨打”中“挨”阳平误读作阴平1次,“成绩”重次轻格式错误1次“姐姐”“谈谈”各2次“肉馅儿”1次

18关于风俗“房子”“衣服”各1次“玩儿”2次

19我的假日生活“运动”重次轻格式错误1次“风筝”“故事”“地方”各1次“玩儿”1次

20我喜欢的季节“果实累累”中“累”阳平误读作上声2次,“秋天”重次轻格式错误1次“多么”“东西”各1次“这儿”“那儿”各1次


通过上表的数据可以看到,相较于声母和韵母发音错误,20名三级甲等师范生被试者在声调和音变方面出现的错误次数相对减少,被试者存在的主要问题集中于声调变化、轻声误读等方面。

为了更加全面细致地掌握师范生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中的声调、音变状况,笔者又对20名二级乙等师范生被试者的测试录音进行记录,具体情况如下所示:


表14.二级乙等被试者声调、音变状况

编号题目声调、音变错误

声调错误(含变调)轻声音节错误儿化错误

1我喜爱的职业“影响”中“影”没有变调成阳平1次“知识”2次

2我喜爱的动物“因为”中“为”去声误读作阳平2次“有点儿”“玩儿”各1次

3我的愿望“知识”“日子”各1次“小孩儿”“哪儿”各1次

4我的家乡“地方”1次“哪儿”2次

5我和体育“挫折”中“挫”去声误读作阳平2次,“城市”中“城”调值不到位1次“东西”2次

6我的假日生活“因为”中“为”去声误读作阳平1次,“榜样”中“榜”调值不到位1次

7我喜欢的季节“部分”1次“那儿”2次

8我的家乡“天真”中“真”调值不到位,“影响”中“影”没有变调成阳平1次

9童年记忆“兴奋”中“兴”阴平误读作去声2次“讲究”“妈妈”各2次

10我喜欢的职业“质量”中“量”调值不到位1次“你们”“我们”各1次

11我的家人“城市”中“城”调值不到位1次,“因为”中“为”去声误读作阳平2次“花儿”1次

12难忘的旅行“聊天儿”2次

13我尊敬的人“敬重”中“重”调值不到位1次“哪儿”1次

14关于风俗“因为”中“为”去声误读作阳平1次“地方”“事情”各1次

15难忘的旅行“质量”中“量”调值不到位2次,“因为”中“为”去声误读作阳平1次

16我尊敬的人“影响”中“影”没有变调成阳平2次,“因为”中“为”去声误读作阳平1次

17我的成长“尊重”中“重”调值不到位1次“玩儿”1次

18童年记忆“活动”重次轻格式错误1次

19我的朋友

20我的业余爱好“便宜”“事情”各2次,“老实”1次


通过上表的数据可以看到,相较于三级甲等师范生被试者的成绩,20名二级乙等师范生被试者在声调和音变方面出现的错误次数明显减少,被试者存在的主要问题仍然集中于调值、轻声误读以及轻重格式等方面,在儿化音方面存在的不足相对较少。

笔者不仅将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中被试者声调、音变方面出现错误的次数进行了,而且将声调、音变方面出现错误的人数进行与比较,具体如下所示:

表15.说话项声调、音变错误人数对比

       等级

类型三级甲等二级乙等

人数比例人数比例

声调错误1680%1470%

轻声音节错误1680%945%

儿化错误1260%840%


通过上表的数据可以看到,师范生被试者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中声调、音变方面,20名三级甲等被试者在声调错误、轻声音节错误以及儿化错误方面存在问题的人数都普遍高于20名二级乙等被试者特别是声调错误和轻声音节错误方面,三级甲等被试者存在问题更为严重。

3.2师范生“说话”项词汇方面的问题

词汇规范程度在“说话”项中占据部分分值,因此在测试时被试者词汇使用不当也会被扣分。本文中40名师范生在词汇方面未被扣分,表现良好,因此笔者仅从当前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词汇方面普遍存在的问题进行分类讨论,并例谈在调查听取师范生录音语料过程中发现的个别词汇方面的问题,以便清晰全面地分析当前师范生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词汇不规范的现象。

3.2.1方言词汇

在“说话”过程中不自觉使用方言词汇,尽管被试者是师范类专业的学生,在学校中接受了长期的普通话书面教育及口语训练,但就调查听取的录音语料而言,有个别师范生在普通话测试“说话”过程中由于仓促间不知所措或难以适应普通话机测氛围还是出现了误用方言词汇的情况。

芷江方言是北方方言西南官话的一支,属西南官话怀靖片中的芷洪小片。是全县人民的主要交际工具,由于芷江方言是属于北方西南官话的一支,因此它的很多词汇都是与普通话是一致的。但是,芷江方言中也有一些词汇与普通话词汇存在差异,具体如下所示:

(一)名词:

(1)身体部位

普通话:头     眼睫毛    脖子      脸       舌头     手臂    手肘        

芷江话:脑壳   眼眨毛    讲根      脸颇     舌子     手膀    手拐子     

普通话:手心   手指     膝盖      脚心     脚趾

芷江话:手板   手指仔   菠萝盖    脚底板   脚趾仔

(2)称谓

普通话:爸爸  妈妈   叔叔   婶婶   姑姑    姑父    姨妈    姨夫    

芷江话:嗲    妈妈   满满   妈妈   嬢嬢    姑爷    姨嬢    姨伢 

普通话:丈夫     妻子       女儿   儿子    女孩     男孩    老头

芷江话:男人家   婆娘家     妹崽    崽     妹崽家   寄家崽  老人家

普通话:叫花子   瘸子    疯子   盲人   

芷江话:告花子   掰子    癫子   瞎子   

(3)动植物:

普通话:蟑螂      老鼠     公鸡    母鸡     小鸡    

芷江话:骚嘎婆   老鼠子    鸡公    鸡婆娘   鸡仔    

普通话:土豆    西红柿    梨      甘蔗

芷江话:洋芋    酱辣子    梨头    广广

(二)动词

普通话: 说    感冒    给        帮助    告诉    

芷江话: 港    错凉    把(跟)   帮      报     

(三)形容词:

普通话:肮脏    漂亮     吝啬    蠢     可怜    生气

芷江话:派赖    好看     小气    憨     造孽    起火

(四)代词:

普通话:自己    什么     怎么    谁     和   

芷江话:个人    么个     紧噶    哪个   跟

(五)副词:

普通话:很    非常    不    经常    

芷江话:蛮    根本    没    紧到    

被试者出现的相关方言词汇混入说话项测试的实例有:

又不想继续看书下去。(三级甲等10号被试者)

这样的情况蛮多的。(三级甲等13号被试者)

我个人是没有这样的经历的。(三级甲等18号被试者)

3.2.2量词使用

在“说话”过程中对量词的不同用法掌握不到位现象也较多,在普通话语言体系中,量词用法要根据不同的语言环境进行转换,可以说,量词的准确使用具有一定的复杂性。具体来说,量词在表示人、事或动作上存在多少、大小和形状的差别,而普通话语言体系中有非常丰富的量词,如果被试者不熟悉量词的涵义和适用情境,很容易出现对量词的误用的情况。就调查听取的40例师范生录音而言,笔者发现也存在少数误用量词的现象,比如:

当一个全心全意为学生的教师 (三级甲等 1 号师范生) 

就填一个师范类的学校吧  (三级甲等 11号师范生) 

记得那是一个难忘的旅行  (三级甲等 12 号师范生) 

3.2.3流行词汇

参加普通话水平测试的被试者平均年龄偏低,大部分是比较追求时尚的年轻人,因此,在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中一些年轻被试者喜欢用时髦、流行词汇或者网络语言等,但该类词语是否可以成为普通话规范用语其实还有待时间检验。听取的录音语料中也偶有出现时髦词汇滥用的情况,比如: 

那么回家肯定是要挨批的   (三级甲等5号师范生) 

这样的动物看起来非常萌   (二级乙等6号师范生)

3.3师范生“说话”项语法方面的问题

语法规范程度在“说话”项中占据部分分值,因此在测试时被试者语法使用不当也会被扣分。本文中40名师范生在语法方面未被扣分,表现良好,因此笔者仅从当前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语法方面普遍存在的问题进行分类讨论,并例谈在调查听取师范生录音语料过程中发现的个别语法方面的问题,以便清晰全面地分析当前师范生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语法不规范的现象。

一部分被试者的普通话语感比较差,语言表达能力不强,不能将自己想说的意思完整地、流畅地表述出来,这就使得他们在普通话“说话”项测试时常出现语意重复、词语搭配不当、成分缺失以及句式杂糅等情况。40例录音语料中,由于平时练习不够、考试紧张等原因也有少量师范生出现语法不规范的情况,比如:

①他是那样外表其貌不扬  (三级甲等8号师范生) 

②运用自己迅速的速度去猎杀动物  (三级甲等9号师范生) 

③偶尔也经常去游泳馆游泳   (三级甲等15号师范生) 

④我被陶醉在其中  (三级甲等 19 号师范生) 

⑤摄影对我的人生当中给我带来了乐趣  (二级乙等10号师范生)


3.4师范生“说话”项存在问题的原因

师范生被试者者在特定情境中出现的语言不规范,一方面反映出选词造句的语用习惯受语言环境和所掌握语文基础知识的影响,另一方面也折射出被试者的心理素质与场景的适应性和协调性。

(1)言语转换时的错位

存在语法、逻辑问题的被试者多是普通话水平在二乙以下的被试者,从他们的语音可以判断出他们还没有完全脱离方言音的影响。从小受方言母语的熏陶,特别是语音方面的印象很深刻,久而久之习惯了一种较固定的言语表达方式。当方言向普通话转换时,来不及筛选或者转换成规范顺序,就脱口而出,如“重复累赘”等。有时则因过多考虑语音是否准确而出现思维混乱,语义表达不清。来自乡村的许多被试者,说话几乎是在背诵,一旦忘记了原稿,就显得慌乱而语无伦次。

(2)普通话口语基础不扎实

普通话口语基础一方面来自校园的语言环境,一方面来自语文教学中教师对“说”的环节的训练。近几年在大力普通话的方针政策指引下,很多学校在课堂上逐步实行了普通话教学,但仅限于教学中教师的教学语言, 而在日常口语交际中仍然使用地方方言。普通话成为校园语言还需一个过程。

语文教学中“说”的训练尚显薄弱。语文教学一直在呼吁要重“说”的教学,而在教学实践中基本上还是教师“说”得多,学生“说”得少。加上教师发音不标准,直接影响到学生的普通话学习。在语文教育中还没有建立起“说话”规范的达标措施,到了专科或大学开始学习普通话时,才强调说话中的语法、逻辑规范。

(3)语言规范意识淡薄

普通话水平测试对语音标准的强调是贯穿始终的。从普通话水平测试评分标准中可以看出,对语音准确的重视要高于对语法规范和语言逻辑性的重视。“说话”中,词汇、语法规范程度占5%,最多扣2分。有些被试者认为与其它分值相比,扣去2分不影响普测等级的评定,于是他们也就不在乎了。教师在普通话教学和培训中也主要把注意力放在语音的规范程度上,忽略词汇、语法规范训练,甚至直接在教学中略去这方面的内容,从而误导学生忽视词汇、语法规范。在这样的指导思想下,出现词语组织随意,词汇、语法失误便是不可避免的。

(4)心理素质不稳定

普通话水平测试中有的“说话”在考查综合语文水平的同时也是一场心理素质的考量。在规定的时间内面对特定对象,完成特定题目的命题说话,难免让应试者紧张。有的被试者可能没有见过这种考试方式,缺乏临场经验。日常的双向交流中, 互动环节很多,而普测“说话”却没有这些条件,反而比平时多了很多限制和约束。说话过程只能由应试者独立完成, 所以心情紧张,造成思维不连贯,以至于发挥失常。

(5)受制于场景氛围等非语言测试因素

“说话”限制在一定的时间段内,是考生和考官双方的特殊交流。要给被试者提供正常发挥的空间,需要测评双方共同营造一个具有亲和力的场景。事实上,这种理想的考试只存在于理论中。测试中可能出现天气太热或太冷,外面的考生等得很急,考官今天心情不好等非语言测试因素,这些因素影响了说话者的情绪和思维的清晰度, 使之增加心理负担。测评者的态度直接呈现在面部表情上,如居高临下的表情,不是以真正的倾听者的身份出现,而是审视对方、注目对方;有时测评者因坐的时间较长表现出不耐烦情绪,或频繁看表,结果使紧张的应试者更加不知所措。“词语搭配不当、成分残缺”等,主要是由这些非测试因素造成的。


第四章 提高芷江师范学校“说话项”的建议

4.1芷江籍师范生学习普通话要了解芷江方言的特点

语言是随着社会的变化而变化,并且随着社会的发展而发展的,不同民族社群之间由于地域杂居、经济合作和文化往来等各种形态的接触,都会引起语言之间的接触。芷江的侗族人民与当地各族人民相互杂居,语言上相互学习,相互影响,关系最密切,影响最深的莫过于汉语。汉族是我国的主体民族,政治、经济、文化一直比较先进,侗族原来没有本民族文字,一直以汉字作为书面交际工具,并以汉语文教学为学校教育的主要方式,因而汉语对侗语的丰富发展有着巨大的影响。芷江汉方言对芷江侗语的影响已超出一般借词的范围,已经涉及到语音、语法、词义等各方面,这些变化首先反映在词汇层面。

词语的借入或多或少都会引起语音系统的变化,在汉语西南官话的影响下,侗语产生了新的语音成分。芷江侗语有39个声母。其中大部分有送气不送气的对应关系,送气声母中,清送气声母的送气成分明显,浊送气声母的送气成分不明显。芷江侗语有 35 个韵母,由 a、o、e、ə、i、u 六个元音音位和 p、t、k、m、n、ŋ 六个辅音音位组成。其中以 p、t、k 为韵尾的 12 个韵母为促声韵母,其余23 个为舒声韵母。芷江侗语有 14 个声调,其中舒声调 9 个,促声调 5 个。声调与声母、韵母的配合有一定规律可循。全阴调和阳调只出现在不送气声母的音节里,次阴调则只出现于送气声母的音节里;因韵母有舒声韵与促声韵之分,故各类声调同其配合时相应分化为舒声调和促声调(但去声调和阳平调无促声调),且舒声调只出现在舒声韵音节里,促声调只出现在促声韵音节里。

语言的影响最先涉及到的是语言的词汇系统。词语的借用是最直接、最根本的反映,也是最为显著的方面。随着汉人先进生产技术的传入,当地经济文化的发展,新事物、新概念不断涌入。“在汉族人民南来之前,壮侗各民族以农业和捕捞业为生,商品经济还没有出现。城市、集镇都是汉人到来之后,由汉族和当地少数民族共同建成的。由于汉族在生产、经济、文化和政治等方面的影响,随着新事物的大量涌现,少数民族语言直接从汉语中吸收新词是很自然的事。”侗族人民长期以来和汉族以及苗族、瑶族、水族、壮族等兄弟民族杂居在一起。在共同开发家园的过程中,特别是在吸收了汉族先进的政治、经济、文化的同时,也大量地吸收了汉语借词,也吸收了其他民族的词语,但在数量上、程度上都是无法和汉语借词相提并论的。

4.2师范生普通话水平测试中“说话”项应试技巧

为了在普通话水平测试的“说话”项中取得高分,师范类被试者不但需要经过规范性的训练,还需要对相关的应试技巧有一定了解。应试技巧对于被试者的水平发挥非常关键,具备一定的应试技巧,被试者就更容易具备一个好的精神状态,也就能发挥出应有的水平、甚至是超常发挥。但是,如果被试者在考前的精神状态不佳,则会大大影响考试成绩。由此可见,了解并熟练使用在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中的应试技巧,师范生被试者将会有更大的胜算。

首先,要避免说话中表现出的不规范现象,需从根本做起,从基础教育抓起,在学习中不断提高自身文化修养和素质,认真面对普测,发挥出真正水平。语言学习是一个知识积累的过程,语文基础知识是否深厚,会通过某种方式显现出来。教育学、心理学的研究成果表明,形成语言的思维能力和表达习惯的最佳时期是儿童期,所以普通话口语表达能力的培养应该从中小学教育开始,真正让普通话成为校园语言。仲哲明先生认为, 说话中的语言能力是“指从方言转到标准语的口语运用能力,即应试人按照普通话语音、语汇、语法规范说话的能力。”注重提高普通话口语能力,提高思维能力和语言的应变能力,让学生从小养成运用普通话口语的习惯,并注重规范化表达。

林焘先生说过:“口语能力的培养应该是语文教学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和阅读、写作能力的培养是相辅相成、相互促进的。汉语口语和书面语之间有很大的距离,口语能力的培养容易被忽视,就更应该加强这方面的训练,首先必须学会普通话,这是提高口语能力的基础”。普通话口语学习不能满足于记住几个词语或几个常用句式,而应该在实践中不断加强训练,从课内教学语言到课下的言语交流都要求运用普通话。把重“说”落实在教学中,同时也落实在学生的课外实践中。加强“说”的训练,并对“说”的成果给以评价,建立达标项目。

其次,应重视词汇规范评价,2005年版《普通话水平测试实施纲要》在“说话”要求中明确指出:“测查应试人在无文字凭借的情况下说普通话的水平,重点测查语音标准程度、词汇语法规范程度和自然流畅程度。”有别于1994年版的普通话水平测试大纲。“命题说话”的词汇、语法规范程度的分值由5分调整为10分。“相对于语音和词汇而言,普通话与方言在语法上的差别显得小得多,不过,决不能因此而忽视语法上的差别。事实上,语法上的差别虽然小些,某些突出的现象却非格外留心不可。”普测中一级水平的基本特征之一就是词汇、语法正确无误,如果测试中屡次出现词汇语法错误,应试人就没有进入一级的条件了。在测评中直接显现词汇、语法的重要评价,已引起应试者的重视。随着测试的深入,测试对象不断扩大,测试必然由目前的技能测试发展为能力测试。测试外延将进一步拓宽, 开放的语言系统将更受到关注,影响交际的口语语法规范问题也将更显突出。由于普测不只注重语音的标准与否, 所以教师不能只花时间和精力去教学生如何发准每一个音,而是要让学生具备词汇语法和逻辑规范意识,让测评者对此进行评价,才能真正落实“说话”测评的目的。

再次,师范生在普通话水平测试中的心理承受力需提升,尽量避免思想包袱压力。普通话水平测试中的“说话”项,考察的不仅仅是被试者的语言水平,还是一种对被试者心理素质的考验。正如前文说述,“说话”项要求被试者在没有文字凭借的基础上,将自身的内部语言迅速的转化为标准、流畅的外部语言,这对于被试者而言是一种心理素质的挑战。师范生被试者在正式进入考场之前,需要调整好情绪、状态,丢掉所有的思想包袱,通过自我鼓励的方式来达到克服紧张情绪的目的,争取在整个普通话水平测试环节都保持着一种良好的精神状态。

在普通话水平测试选题方面,师范生可以从抽出的两个话题中任选其一进行“说话”,因此师范生应试者需要从自身的实情出发,选择比较感兴趣的、熟悉的话题来进行“说话”。一旦确定题目,就需要立即考虑说话的思路,列出提纲,从整体上把握“说话”的节奏。但是,需要谨记的是,不能像写作文一样句句准备,只需要将自身的思路、观点表述清楚即可。师范生应试者在进行普通话水平测试中的“说话”项测试的时候,一定要牢记“说话”项的评判标准主要是看应试者能否标准的、自然的、流畅的进行语言的表述。因此,师范生应试者完全不必拘泥于字、词以及造句,更无需追求文采上的取胜。当然,如果能够在内容、语音两个方面都发挥出高水平,那么将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一般而言,有必要掌握时间上的技巧,做到随机应变。“说话”项测试有一个明确的时间控制,所以师范生应试者在内容准备期间需要做到尽可能充实、全面,避免出现说完了准备的内容但还未达到三分钟的情形。时间问题固然重要,但是在测试中也不能过于关注时间,其主要精力还是需要放在“说话”上。

最后,营造良好的试场氛围需要监考者与应考者双方共同努力。测试组织者需要提供安静的场地,测评者应注重自身修养,发挥表情的传递功能,和颜悦色,以礼相待,做一个认真倾听的人。情感是一种信号,也是一种表达,情感通过表情、形体动作的外显来传递,即使没用有声语言与应试者交流,也应该注意用无声的态势语言与说话者交流。著名教育家赞可夫说:“要知道,人说出来的话,不单是靠它的内容来激发对方的思想和感情的。这里有交谈者一副兴致勃勃的面孔,有一双一会儿在科学的丰功伟绩面前燃烧着赞美的火花,一会儿又好像在怀疑所做出的结论的正确性而眯缝起来的眼睛,有表情,还有手势……”。人的面部表情参与各种不同情绪的发生和人们之间不同情绪的信息传递,成为社会无词通讯和人间相互通晓、理解的重要窗口。如测评者的一个善目、一个点头,让应试者感到有人在听他说话,愿意与他交流,这样可减轻应试者的心理压力。心理学知识告诉我们,被试者在心情愉悦和轻松的状态下才能使水平得以最大发挥。

除上述所列之外,值得引起注意的是普通话水平测试中测试员素质的提升也是影响师范生被试者普通话水平测试成绩的一个外在因素。因此,培养高素质的测试人员队伍是应对普通话水平测试内容的广泛性、复杂性,树立普通话水平测试科学性以及权威性的关键所在。就目前而言,年轻教师在测试人员队伍中比例较大,虽然年轻教师的语音面貌已经达到了国家相关标准,但他们的经验以及能力结构还需要进一步的完善才能更好地担当此重任。对于一个合格的测试人员来讲,良好的道德品质,一定的语音理论知识以及流利、熟练的普通话表达是必须具备的基本要求。除此之外,测试人员还需要具备一些其他方面的能力。首先,测试人员需要具备一定深度以及广度的汉语言专业知识。从事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测试的人员需要具备较全面现代汉语系统知识,具备理解、分析、运用现代汉语的能力。这样,测试人员才能在测试过程中从较高的理论角度去客观看待出现的各种语言现象,及时对应试者可能出现的各种语音、词汇、语法方面的问题做出反馈,进而作出公正、真实、准确的评分。其次,测试人员还需要具备较强的语言感知以及分辨能力。具体而言,是指对“说话”过程中的语音标准度、词汇语法规范度等的感知能力、辨别能力。当前,“说话”项的测试依靠的是测试人员通过听觉感受来判定应试者的普通话水平,由此,在实践中提高自身的语言感知以及分辨能力,以便迅速、准确地发现和判别各种问题,对于测试人员来说尤为重要。 最后,测试人员还需要具备一定的自我发展能力。新时代的测试人员,必须要不断的关注社会语言生活的变化,积极改变自身的知识能力结构,更好地适应新时代普通话水平测试的发展。





























结论

在社会日益高度发展变化的今天,人与人之间的对话越来越频繁,有语言运用的地方就应该有规范。虽然口语表达较之书面语灵活多变,但也不能随意变化。林焘先生说过:“所谓规范化就是要在语言发展的过程中发挥我们的‘主观能动性’,使语言能够按照它自己的发展规律更迅速地向前发展,从而促进文化的发展,但是我们千万不可以把‘主观能动性’了解为‘主观随意性’”。20世纪50年代推出的大力和普及普通话就是语言规范要求的体现,无论在语音还是词汇、语法方面都提出了明确的规范目标。随着普通话的深入进行,普通话水平测试出台,促进了语言规范的制度化、规范化和科学化。普测中的“命题说话”综合考查了表达者的说话能力和水平,虽然只有几分钟的说话,但折射出了应试人的语文基础知识功底及所受的语言环境的影响。

在我国,普通话水平测试是一项全国性的测试,是一项适应新时期社会发展需要的重任。因此,此项工作不仅得到了国家以及相关职能部门的高度重视,也调动了广大从事于此项工作的专业人士的积极性和社会责任感。现今,一些专业人员进行普通话水平测试已经形成常态,如师范生等,这些专业人员所需普通话等级有国家要求的硬性标准,学好普通话无疑对其自身发展大有裨益。在普通话水平测试中,“说话”测试项的设置不但能够测查应试者普通话水平,还能够作用于普通话教学系统,助力于普通话教学水平的提高。对于师范生应试者个人而言,也能够很好地衡量其学习效率,更好地提高普通话应用水平。笔者在自身具有的理论基础以及实践的基础上,对“说话”项测试的相关问题进行了一些粗浅的探讨,依据文中的实证研究提出一些改进的对策。当然,提出的对策是否行之有效,更需要在实践中进行一一检验并优化。总而言之,本文通过师范生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项分析研究,旨在使“说话”项的测试更具科学性、可操作性,以期更好地促进我国普通话水平测试工作开展、提高师范生“说话”水平。 







参考文献

[1]孙海芳,庞可慧,谢书民.新编普通话基础与测试教程[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

社,2012. 

[2]李雅翠.普通话教育研究[M].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2011. 

[3]杨瑾.普通话水平测试应试指导[M].武汉: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 

[4]周秀萍,童真.普通话水平测试必读[M].湘潭:湘潭大学出版社,2009. 

[5]赵元任.语言问题[M].北京:商务印书馆,1980. 

[6]宋欣桥.普通话水平测试员实用手册[M].北京:商务印书馆,2004 

[7]刘照雄.普通话水平测试大纲[M].吉林:吉林出版社,1994 

[8]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普通话培训测试中心.普通话水平测试实施纲要[M].北京.商务印书馆.2004. 

[9]林焘.王理嘉.语音学教程[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1992. 

[10]罗常培,王均.普通语音学纲要[M].北京:商务印书馆,2002. 

[11]赵元任.中国话的文法[M].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1980. 

[12]林焘,王理嘉.汉语语音学[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1990. 

[13]石锋.语音学探微[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0. 

[14]徐世荣.普通话语音知识[M].语文出版社,1993. 

[15]周同春.汉语语音学[M].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90. 

[16]李筱菊.语言测试科学与艺术[M].长沙:湖南教育出版社.1997. 

[17]邵敬敏.现代汉语通论[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 2001. 

[18]葛本仪.现代汉语词汇学(修订版)[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07. 

[19]张凯.语言测验理论与实践[M].北京:北京语言文化大学出版社, 2002. 

[20]王晖.普通话水平测试阐要[M].北京:商务印书馆.2013. 

[21]黄青.普通话水平测试训练教程[M].长沙:湖南人民出版社,2004. 

[22]刘春宁.普通话测评中“说话”评分评议[J].西华师范大学学报(哲社版),2004,(2). 

[23]高占伟.高职院校普通话水平测试中“命题说话”的信度与效度[J].职教研究,2014,6(1). 

[24]邵建国,姜岚.基于语料库的 PSC“说话”项字音错误探析[J].洛阳师范学院学报,2010,29(4). 

[25]张晓勤,吴术燕.关于普通话水平测试“说话”题的四个“度”[J].梧州学院

学报,2013,23(4). 

[26]苏濛.普通话水平测试“命题说话”项非语音失误分析与对策研究[J].教学研究,2013,(10). 

[27]李元,陈宜.高校学生普通话水平测试“命题说话”的训练策略[J].泸州职业

技术学院学报,2009,(2). 

[28]米嘉媛.普通话水平测试新旧大纲对比分析[J].云梦学刊.2005,(1). 

[28]钱华.普通话水平测试中特殊语音现象界定举要[J].嘉兴学院学报.2002,(5). 

[29]厉兵.普通话测试可行性分析[J].语文建设,1988,(4). 

[30]孙修章.普通话水平测试标准的研制与实践[J].语言文字应用,1992,(1). 

[31]魏丽杰.普通话水平测试“儿化”的把握.[J]语文学科.2006,(24). 

[32]段灵.普通话水平测试对象的心理研究[J].玉溪师专学报.1997,(2). 

[33]蔡玉芝.试析普通话水平测试中应试者的心理作用[J].河南大学学报(社科

版).1997,(6). 

[34]李洁.试论语言节律在普通话朗读和说话中的重要性——兼谈《普通话水平

测试实施纲要》的评分标准[J].镇江高专学报.2005,(10). 

[35]李宇明.论普通话培训测试手段的现代化[J].语言文字应用.2005,(4). 

[36]刘巧玲,李素娟,郑尔宁.用科学系统观分析普通话水平智能测试的几点看法

[J].2007,(8). 

[37]龙彩虹.普通话水平测试中“说话”测试的理论意义及现状分析[J].甘肃高

师学报,2012,17(3). 

[38]屠国平.科学理解、正确把握 PSC 评分标准——新版《PSC 大纲[J].绍兴文

理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2004,24(4). 

[39]李德龙.计算机辅助普通话水平测试“命题说话”评分标准的比较与探索[J].

语言文字应用,2014,(3). 

[40]宋欣桥.普通话水平测试评分中的几个问题[J].语言文字应用,1997,(3). 

[41]熊湘华.PSC“说话”项“语音面貌”的归档[J].贵阳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

(社会科学版),2003,(4). 

[42]廖秀云.普通话机测中“说话”项的测评分析及教学培训[J].桂林师范高等

专科学校学报,2010,24(3). 

[43]于洪亚.谈普通话“说话”教学[J].潍坊教育学院学报,2010,23(4).



推荐文章

必威体育下载